“既然所画的一切都可以解读成某物,回溯现代世界,为何不直接画现实的事物呢?”

——阿维格多 阿利卡(Avigdor Arikha)

在时砚亮理解中,艺术的实质在于观察,他的绘画题材多半是些日常生活的角落,门窗,以及一些在人们眼中习以为常的景象。现实也是我们的幻觉,所看到的一切都是自我体验,艺术家的工作便是,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感受。

丰台自助画室

《迷宫》系列  40*50cm

门,窗是内部与外部世界汇合的地方,对于外界世界的向往,是思想的一种惯性,这种向往源自我们内心的不安孤独,恐惧或是渴望。在时砚亮的作品中,它透露着神秘,这些习以为常的角落却让观众思考着画面以外之物,而这些便是平静生活中的涌动。

丰台自助画室

《迷宫》系列  60*70cm

丰台自助画室

《迷宫》系列  120*150cm

“有些话说的太清楚就没意思了”绘画也是这样,就像纽曼一直坚信着,艺术之美在于充满神秘感与不可知的东西。这样的独特气质与都市写实风格的结合,利用硬边艺术的绘画方法,就像是现代女性那样——姿态优雅却又不失干练。

丰台自助画室

《迷宫》系列 38*48cm

丰台自助画室

《迷宫》系列 60*100cm

丰台自助画室

《迷宫》 100*150 cm

所有的东西都具有着自己的尊严,一个女孩,一个角落,一个沙发,一个雨伞,甚至是一道光。场景中的明暗变化不再依附于物体,不再是造型的手段,而是超越视觉本身,融入到精神当中。在时砚亮这个系列作品中,阳光的颗粒变成各式斑斓的彩球活跃在画面之中。他们都是独立的,也都合理的归属于场景,艺术家将对于日常生活中抽象的感受具象表达出来,这样的过程,也就像我们这个解构与结构并存的世界。

丰台自助画室

《迷宫》系列 

麦克卢汉认为“媒介即信息”,每一个艺术家就像是一个媒介的载体,通过不同侧面、不同的角度来表达自己对这个社会、这个时代的一种真正的感知。绘画永远不是目的,只是一个媒介、一种思维方法,与所处的社会环境有关。每一个时期,艺术家对于生活,对于社会的认知都不会一成不变。

时砚亮谈起年轻时的作品,年少的时候总有很多话想对世界说,等到了一定的年纪,也会想听听世界的声音。去掉一些抽象与叙事,让画面尽量有平面性,去掉绘画里所有过去认为的漂亮的手段,是一个蜕变的过程,这就像生活。

生活的模样千奇百怪,每个角落都有痛苦与惊喜在发生,所有的问题,这个世界总会给你答案。

丰台自助画室

《迷宫》系列 100*130cm

丰台自助画室

《迷宫》系列 50*80cm

Tag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