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5月15日晚上的中国嘉德“大观”夜场,让沉寂已久的拍卖场再度吸引了海内外媒体的争相报道:“唐宋八大家”之一的宋代名人曾巩的《局事帖》,当晚拍出了2.07亿元的成交价,成为了轰动的新闻。加之整个夜场高达超过11亿元的总成交额,让人感觉,媒体报道似乎都在看钱。其实在笔者看来,钱和钱不一样,此时此刻能如此高价成交,反映了一个看似普通的大道理——“现金为王”。)


《局事帖》并非第一次现身拍场,其最近一次露面,是在中国艺术市场上一轮繁荣期刚刚露出苗头的2009年秋拍。当时,在北京创办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的尤伦斯基金会将一批中国艺术收藏付诸拍卖,其中就有这件《局事帖》,经过反复争夺后以超过1.08亿元的天价成交。当时破亿成交的拍品不多,拍卖结果也引发了媒体的争相报道,惊呼中国艺术市场进入了“亿元时代”。

时隔不到7年,《局事帖》的身价已经加了近一个亿。更让媒体和舆论关注的,是微信朋友圈里不久就传出一个消息,而且很快得到嘉德的官方消息证实,这件作品的买主就是电影大王、华谊兄弟公司的董事长王中军。更有趣的是,夜场拍卖尘埃落定后,被圈内人称为“任性哥”的著名藏家刘益谦连夜发了一段微信:“唐宋八大家,只藏有一家,曾巩孤品二次现拍卖,二次拼到最后,无奈还是失之交臂,今夜无眠。”原来,这件《局事帖》的前一口买家,居然是他。

这里刘益谦提到了一段典故,当年他也是《局事帖》的竞买者。最后,他还是以超过1.69亿元的全场最高价,买下了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所以他会在微信里说,“二次拼到最后,无奈还是失之交臂”。

王中军热爱艺术可谓众所周知,他不仅收藏艺术品,把那些高价收购的藏品陈列在家里,还亲自动笔画画。他的收藏历史可以追溯到1990年,不过那时候他还不像刘益谦那样出没拍卖场。只是近两年,他才频频现身于拍卖场,屡屡重金出手,仅上亿元的案例就不止一个:在2014年11月4日的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他以617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77亿元)拍下备受瞩目的梵高静物油画《雏菊与罂粟花》;在2015年5月5日的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他又以299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55亿元)买下了毕加索的作品《盘发髻女子坐像》。

刘益谦当年驰骋证券场上,曾经有“法人股”大王之称,如今早已经从证券投资涉入实体经济以及房地产、金融乃至文化产业。而王中军则是媒体人出身,从广告界进入影视界,成为电影大亨。两位在拍卖场上狭路相逢,难怪引起舆论关注。说到“现金为王”,似乎很简单,其实却有多个层面:首先,财富有多种形式,可以是实体经济的股权,可以是房地产,也可以是股票、艺术品,但唯有现金,才可以让买家任性。而买家的任性,凸显了买家个人的选择,却也反映了时代的潮流。就拿王中军的收藏来说,第一件藏品是艾轩的作品,此后陈逸飞为首的写实画派都被他一路拿下,如今他却成了跨界的藏家,不仅闯入西方印象派与现代艺术,甚至闯入了中国美术传统中的最高境界——宋元字画,这表明了艺术市场的整合作用。虽然他收藏艺术品出于个人的爱好,但其作为财富筹码的作用,一定会影响到他,而古代书画作为迅速趋于枯竭的不可再生资源,一定会成为人们的首选。

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当前市场现金紧张,这就影响到整个市场的基本面,影响到艺术品的流动性。同样在嘉德的“大观”夜场,同样是高品质的古代书画作品,却仅仅因为前两年刚刚高价成交过,就让知情的买家悄然回避。拍卖公司不得不把重点放在拍品是否是“生货”上。这恰恰说明中国经济形势走软的背景下,“现金为王”在艺术市场也是硬道理。

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买家,企业家占了很大的比例,从制造业、商业贸易;到房地产、高科技与金融;再到传媒与娱乐业。买家的代际更迭,实际上意味着现金的流向在变。如今,娱乐业成为中国文化产业中第一个崛起的板块,精英与大众文化、流行文化的关系变了,经典与时尚的关系也变了。艺术市场上,王中军作为新一代藏家的代表很有象征意义。

作者:邱家和  来源:《京华时报》

原题:《王中军拍局事帖:现金为王在艺术市场也是硬道理》

转自:艺术战争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