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拍卖行说到底还是一个中介机构,只要能够为卖家找到买家,就有生存下去的可能。寡头时代的到来,对于拍卖行来说,是一次“洗牌”,但对于中国内地的拍卖市场来说,却正在带来一个全新的局面。)


2016年中国内地艺术品春拍尚未拉开帷幕,市场硝烟已经开始弥漫:中国嘉德将推出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局事帖》,这件作品在2009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中的成交价达到了1.08亿元,成为了中国书法中首件成交超过亿元的拍品;《云中君和大司命》将在北京保利春拍中亮相,估价为1.8亿元人民币。

中国内地的两大拍卖行在拍卖之前就如此比拼,这在以往并不多见。而就在近日,上市公司宏图高科发布公告,宣布通过定向增发收购匡时国际,进军艺术品拍卖行业。种种迹象表明,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将进入“寡头”时代。

1993年,上海朵云轩艺术品拍卖公司举行首届中国书画拍卖会,155件拍品总成交额为880万元;1994朵云轩春拍,255件拍品,总成交额为1530余万元。1994年,中国嘉德也举行了首场拍卖,分设“中国书画”和“中国当代油画”两个专场,总成交额1420余万元人民币。其中张大千的《石梁飞瀑》以209万元成交,创了中国书画拍卖成交最高纪录。而在当时成交价最高的拍卖行是北京翰海,在1994年秋拍中,北京翰海秋拍中国书画成交额为2400多万,中国古董珍玩总成交额为860多万。

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发展之后,今天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份额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分化。2015年,中国嘉德总成交额突破45亿;保利拍卖系包括北京保利、保利香港、保利厦门以及保利山东、广东保利五家公司,2015年总成交额90亿元;2015年度北京匡时拍卖总成交20余亿元。这三家拍卖行的总成交,基本上占到了内地拍卖市场的80%以上,而对于中小型拍卖行来说,2015年出于谨慎甚至暂停了春、秋两季拍卖活动。

中国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越来越集中于三大拍卖行,除了品牌因素之外,更为重要的还是资本运作的结果。除了北京匡时被上市公司宏图高科并购之外,保利拍卖已经在香港上市,而泰康人寿则是中国嘉德拍卖的重要股东。拍卖行进入资本市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能够带来充足的现金流。目前拍卖市场争夺货源日益激烈,拍卖行在争夺高价拍品时,已经开始通过预付一定成交费用的方式,来获得重要拍品的拍卖权,这在全球范围也已成为了一个惯例。2015年,伦敦苏富比拍卖行在“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中,对于上拍的12件拍品启动了不可撤销报价,即一旦拍品流拍,场外第三方将以拍卖前保证的价格买下这件作品。

同时,中国内地拍卖行在征集拍品的力度以及形式上的创新,也使得拍卖行必须拥有大量的现金流。中国内地拍卖行每次海外征集的成本在30万至50万元,甚至更高。而如果是内地的征集和巡展,每次10万元,基本上也是必须的。在目前的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整体大环境下,这样的开销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小拍卖行来说,是难以承受的,而不进行这样的征集和巡展,其结果就是很难征集到重量级的拍品。

寡头的出现,一方面使得综合性的艺术品拍卖行的数量会大幅减少,另外一方面也可以看到在某一领域有专长的拍卖行会成为发展的新趋势。目前,中国内地已经有专门拍卖紫砂、寿山石、玉器等小门类的机构,他们通过在各自领域的专业性也寻找到了生存的空间。

拍卖行说到底还是一个中介机构,只要能够为卖家找到买家,就有生存下去的可能。寡头时代的到来,对于拍卖行来说,是一次“洗牌”,但对于中国内地的拍卖市场来说,却正在带来一个全新的局面。

作者:方翔   来源:《FT中文网》  原题:《中国拍卖市场“寡头”化》

转自:艺术战争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