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去年一整年令藏家们来不及招架的大幅度市场跳水,3.18亿这个成绩还是让拍卖从业者们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周二(5月10日)晚间的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夜场拍卖无疑为恐惧艺术市场持续下滑的氛围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包括麦克·凯利和巴斯奎特在内的6位战后艺术家打破了个人原有的拍卖纪录。

根据佳士得官网随后给出的数据显示,当晚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举办的晚间专场共拍出3.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68亿元),其中成交率高达87%,60件拍品中除一件撤拍外有52件成交。加上5月8日完美开局的“注定失败”专场,佳士得目前在春拍的总销售额在3.9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8亿元)。

经历了去年一整年令藏家们来不及招架的大幅度市场跳水,3.18亿这个成绩还是让拍卖从业者们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特别是前一晚苏富比的印象派与现代主义专场拍卖中近一半的拍品遭遇流拍,幸好,这一颓势没有在佳士得继续。

佳士得夜场,日本藏家成新买手

佳士得的路易克·古泽尔站在让-米歇尔·巴斯奎特的《无题》前。图片:Courtesy of KENA BETANCUR/AFP/Getty Images

美国艺术家巴斯奎特作于1982年的画作《无题》,画面中是一只带角的怪兽头像,这幅作品一直被认为是该艺术家的精品之作,尽管作画时他才22岁。作品最终以含佣金57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亿7000万元)的价格被一位日本买家通过电话委托收入囊中。《无题》原本由一位纽约藏家亚当·林德曼(Adam Lindemann)在12年前以450万美元的价格购得。

前泽友作。Courtesy Yusaku Maezawa.

根据artnet新闻的报道,这位日本买家为现年40岁的前泽友作(Yusaku Maezawa)。他是当代艺术基金会(Contemporary Art Foundation)同时也是日本最大潮牌网站Zozotown的创始人。前泽友作曾经当过一名摇滚乐手,在福布斯财富榜上,前泽友作名列日本首富第17位,资产达到27亿美元(约合175.3亿元人民币)。在同一拍场上,前泽友作还一口气拍下了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的《逃跑的护士》(Runaway Nurse ,2005-6),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龙虾》(Lobster),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Sumac 17》(1955),以及布鲁斯·瑙曼(Bruce Nauman)的《Eat War》(1986),总值8130万美元(约合5.28亿元人民币)。豪掷千金之态,颇有前几年中国买家在拍场的风范。

理查德·普林斯,《逃跑的护士》(Runaway Nurse ,2005-6)。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杰夫·昆斯,《龙虾》(完成于2007-2012)图片:Christie’s Images Ltd.Artnet新闻还披露了前泽友作发来的一则声明:

“当我在纽约佳士得的预览上看到这件(巴斯奎特的绘画)作品时,立即对它产生了一种本能的好感。从不同代人来说,我更能将巴斯奎特的文化和他的生活经历与自己相联系起来。撇开金钱和投资的价值,我觉得我有一种个人的义务为下一代保管这件杰作。这件巴斯奎特曾经在1985年在东京展出。对于日本来说,这有如一个艺术史上的重要时刻。能有机会珍藏这样一件精湛的画作,让我有一股发自内心的快乐,我非常荣幸能够拥有它……当代艺术基金会每年两次向公众开放藏品展,我们非常期待在不久的将来与大众分享这件作品。”

在佳士得昨晚的夜场中,52件拍品找到了其买主。除了凯利和巴斯奎特外,艾格尼·马丁(Agnes Martin)、克里·詹姆斯·马歇尔(Kerry James Marshall)、雕塑家Barry X Ball以及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都创下了个人新高。一点小小的遗憾来自于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作品《NO.17》。加上佣金之后,这件作品的最终价格是3260万美元(约合2.12亿元人民币),尽管是该专场的第二高,却低于其估价。

马克·罗斯科《 No. 17 》(1957)。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琼·米歇尔,《正午》。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杰夫·昆斯,《光滑的蛋与蝴蝶结(宝蓝与紫色)》(Smooth Egg with Bow (Magenta/Violet) ,创作于1994–2009)。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市场趋于“简朴”,整体下降中有新趋势

佳士得的不少工作人员都表示在拍卖前他们都十分紧张,“昨晚(苏富比夜场)发生的一切让我们觉得自己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佳士得全球战后及当代艺术负责人Brett Gorvy这样说。

苏富比前夜的拍卖成绩无疑让整个市场都感到岌岌可危。不仅流拍数量多,1亿4000万的销售总额对比前年也下跌了61%,是自2009年经济衰退以来苏富比最差的夜场表现。

“最大的挑战是要保持人们的信心,” Gorvy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道,“需求在,艺术也在,可是一旦人们的信心垮掉,那就全都不存在了。如果你能证明这个市场是适合严肃藏家的,那么我们就能够精心挑选艺术作品,并自信地对我们的客户说,‘该你出手了’。”

艺术顾问Abigail Asher认为那些动辄天价或是疯狂竞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市场趋向于“简朴”,因为拍卖行已经不再向委托人提供直接担保了。两大龙头拍卖行都发现将高质量的艺术作品引入市场是一项风险巨大的举动。

苏富比对此深有感触。去年苏富比从房产开发商阿尔弗雷德·陶布曼(Alfred Taubman)处收下了超过500件质量上乘的艺术品,可是2015年为他举办4场拍卖会结果均不佳,这些作品现在都在苏富比的库房中保管。

总的来说,当代艺术的市场仍然要比印象派和现代派更加坚挺。苏富比夜场证实了这一点。不过,佳士得和菲利普斯的战后及当代艺术的生意也在下降。

意大利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创作的希特勒跪像《他》

佳士得今年的首个重点专场“注定失败”在5月8日收槌,39件拍品共实现78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08亿元的成交额。意大利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创作的希特勒跪像《他》以1718.9万美元价格成交,约合人民币1.1亿元,刷新了卡特兰作品拍卖的世界纪录。另外还有包括意大利艺术家保拉·皮维(Paola Pivi)、美国画家尼尔·詹尼(Neil Jenney)、瑞士单色画艺术家欧立叶·摩塞特(Olivier Mosset)等在内的共7位艺术家刷新了其个人作品纪录。

而苏富比惨淡夜场中的唯一宽慰来自奥古斯特·罗丹(Auguste Rodin)的大理石雕像《永恒的春天》,以超过估价的2000万美元成交。也是同一天,苏富比宣布第一季度的亏损超过预期值。

不过,有一些新的趋势正在呈现,比如女性艺术家。海伦·弗兰肯特尔(Helen Frankenthaler)、艾格尼·马丁(Agnes Martin)、布里奇特·路易斯·赖利(Bridget Louise Riley)都是个中翘楚。“当下正有一股对于女性艺术家和少数族裔艺术家的兴趣正在兴起,因为过去他们往往被忽视。”英国艺术商Ivor Braka这样说,“这可能也是一种政治动机。”

来源:澎湃新闻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