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香港苏富比和保利香港领衔的首轮香港春拍已告一段落,5件过亿拍品中4件突破2亿港元,突如其来的逆势上扬瞬间点燃了香港市场的热情。而对于黯淡了许久的内地市场,这把火能否一路北上,“烧”到北京?
“亿”术品春拍 业内看不懂

  天价!

本次香港春拍的逆天势头,让业内出乎意料的同时,也或多或少有些令人摸不着头脑。

短短2天就诞生了3件超过两亿港元的书画作品,吴冠中、崔如琢、张大千,三个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画家同时成为了焦点。

4月4日,保利香港2016春拍“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专场于香港君悦酒店举槌,此前备受关注的吴冠中作品《周庄》以1.38亿港元起拍,最终以2.36亿港元成交,本就不低的起拍价已然让人捏了一把汗,而最终2亿港元(不加佣金)落槌的结果更是同时刷新了吴冠中个人作品的拍卖纪录和中国现当代油画最高纪录。

而就在同一天,保利香港“太璞如琢——崔如琢精品专场”中,230平尺的巨幅六条屏作品《飞雪伴春》拍出了3.06亿港元的好成绩,不仅远高于画家此前的拍卖纪录,同时还创造了在世中国画家的世界纪录。

紧接着,4月5日,香港苏富比又拍出了2.7亿港元的张大千《桃源图》,而此次出手的,又是熟悉的任性哥——刘益谦。

毫不夸张地说,这三件拍品几乎能撑起香港首轮春拍的“半壁江山”,也无怪苏富比亚洲区主席黄林诗韵对今年香港春拍的表现评价为“成绩斐然”。

对于业内来说,幸福来得有些突然,甚至是意料之外。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表示:“我们的拍卖场内会聚众多华人买家,竞投激烈,五天拍卖中纪录被连连击破。本季春拍总成交额较去年同期上升17%,如这就是市场调整的表现,那我倒渴望秋季拍卖也能继续如此!”

看得懂的人自然要说“物有所值”,仿佛艺术品市场真的要“起死回生”了,而看不懂的人也在质疑,为何转折来得如此之快?

根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以下简称AMMA)提供的艺术家指数,截止到2015年秋拍,吴冠中的作品每平方尺均价在198万元,张大千的作品为每平方尺13.5万元,崔如琢的作品为每平方尺18.6万元。

虽然三位画家在此前也有过高价拍品出现,但与此次的成绩相比仍是小巫见大巫。

  炒作?

针对本季“明星”,藏家对几幅作品的评价截然不同。

大连万达集团艺术品部负责人郭庆祥此前在评价吴冠中《周庄》时表示:“这只是一件吴冠中放大了的普通写生作品,在吴氏作品中并非真正艺术高质量的精品。”但他随即强调,“吴冠中本身对中国美术界很有影响,对美术教育、美术发展都有所贡献。吴冠中的艺术真正是在继承传统上有自我创新,艺术价值需要不断挖掘,《周庄》这幅作品的拍卖成交价格是公平的、合理的。”

 

相反对于张大千的《桃源图》,郭庆祥却颇有微词,他说:“张大千晚年所谓的创新泼彩作品也不算理想。像《桃源图》,他怕别人看不懂,就补点小树、小船等,来讨人喜欢。市场运营虽然成功,却违背了真正的艺术创作态度。”

对于此次的高价纪录,郭庆祥委婉的态度也掩饰不住其对价格虚高的认定,他说:“破纪录也不一定是最好的作品,艺术价格和艺术价值不一定成正比。”

艺术市场评论员、财经专栏作家冯善书则是公开质疑了这次事件,他认为“这明显是背离现实市场行情的交易现象”。按照市场运行的客观规律,在行情不好的时候,买家是可以用较低的价格来买进具有较高市场价值的作品的。“记得年前,收藏家何文发就曾经跟我讲过一句推心置腹的话,说他今年准备把投资重心转移到一些更高级别的艺术品,因为在市场行情好的时候,他就算花更多的钱,也不可能买得到这样的东西。”

对高价作品非“高值”的判断普遍存在,难怪业内人士也表示越来越看不懂市场。

即便如此,本季香港春拍季还有佳士得的重头戏尚未开唱,预展曝光的莫奈经典《睡莲池塘》估价2.1亿港元,依照“上半场”的火爆势头,这幅在国际舞台上都难得一见的经典作品不知又会创出怎样的奇迹。

而反观即将拉开序幕的内地春拍季,估价上亿的作品也不在少数。但是业内普遍认为,香港市场的风向标更多是指向国际市场,他们的买家群体是国际化的,市场环境也与内地存在诸多差异。而根据被业界称作春拍风向标的嘉德四季拍卖和荣宝迎春拍卖3月底于北京的成交情况,市场与以往相比并没有突出改变.

佳士得北京办事处公关张颖此前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海内外的藏家群体相比而言关注的方向差别很大,内地的藏家主要还是对古董、传统书画方面更感兴趣,而香港以及海外的藏家则更能接受一些印象派、现当代油画等,受众群体差异还是很大的。”

所以就如季涛所言:“香港拍得好不见得北京就拍得好。”他预计今年内地春拍有望成交多件过亿拍品,“但由于愈加明显的两极分化的市场选择,总的成交额与成交率是否能有较大表现,目前还难以判断。”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