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友涵 《圆》

文/ 小杨说画

中国艺术批评家们将上世纪80年代之后的中国绘画领域,划分为东方“中国书画”、西方“写实绘画”和“当代艺术”三个相对独立的系统。三个系统在不同时期产生,却又同时并存,既互相矛盾也互相渗透。其中,“中国书画”基于中国东方美学传统,地位无可撼动,然由于派系众多,造成旁支林立。而同为西方美学阵营的写实绘画与当代艺术,则因历史阶段,发展时期与绘画观念不同,又分属写实与当代两大画派。写实注重古典,当代注重观念,两派之间既相互冲突,又相互借鉴,使得中国绘画犹如艺侠世界的画派江湖。

刘小东《脆弱小绳》

 

走向时尚先锋的当代艺术

世界当代艺术自上世纪60年代发展至今,经历包括新波普主义、当代抽象绘画、新表现主义、后现代主义等艺术运动,安迪·沃霍尔、罗伯特·劳申伯格、马克·罗斯科、杰克逊·波洛克、塞·汤伯利、安赛尔姆·基弗、马库斯·吕佩尔兹、乔治·巴塞利茨、格哈德·里希特等国际当代艺术大师,对世界乃至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在西方审美标准的影响下,中国当代艺术自1979年“星星美展”创办以来,到“85美术新潮”第一次当代艺术运动,历经三十多年的发展,逐步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当代艺术体系,使得“当代派”迅速崛起,其速度之快,关注之高,举世瞩目。目前,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不仅有“四大天王”张晓刚,岳敏君,王广义,方力均,又有“新四大天王”刘小东,刘野,刘炜,曾梵志,以及蔡国强、丁乙、毛旭辉、尚扬、石冲、王兴伟、夏小万、王川、王音、叶永青、严培明、杨少斌、余友涵、张培力,赵半狄、周春芽、张恩利、郑国谷等一大批具有代表性的当代艺术家。之后,70、80年代的后起之秀也开始逐步成长,陈飞、陈可、蔡磊、段建宇、高瑀、黄宇兴、贾蔼力、李松松、刘韡、欧阳春、秦琦、仇晓飞、宋琨、王光乐、韦嘉、谢南星、徐渠、徐小国、尹朝阳、赵要等青年当代艺术家们大有追赶前辈之势。使得时尚前卫的当代艺术,吸引了大批青年人的加入,伴随着外部资本热钱的不断介入,当代艺术依然成为中国流行文化的代名词。

王音 《沙尘暴》

 

热闹与浮躁的当代艺术争论

当代艺术作为中国艺术领域重要的新兴力量,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树立起自己的画派大旗。但由于历史发展较短,又受西方现代绘画观念影响,加之技术门槛相对较低,于是乎演艺明星们也开始纷纷试水,其盛大的个展场面与耀眼的嘉宾明星,就连艺术家也自叹不如。其热闹程度让商界大佬马云也忍不住与曾梵志合作创作《桃花源》油画处女作,并在2015年10月香港苏富比拍出4220万港元的天价,为受雾霾影响的环境,带来一丝世外桃源般的绿色憧憬,但也使得整个“艺术江湖”为之震动。虽然,这些“跨界”明星有的因娱乐玩票,有的因专业兴趣,也有的因慈善公益等各种原因,但中国当代艺术被过度娱乐化消费,也让一些业内人士对当代艺术绘画的严肃性产生了担忧,加之国内当代艺术市场的大幅波动,于是部分学者对中国当代艺术过于炒作、功利和浮躁的现象,发出了“阴谋论”等质疑声音。艺术批评家朱其就严厉的批评道,“中国当代艺术除了价格爆跌之外,形象也在暴跌。当代艺术背离艺术自身的价值时,艺术在社会中的经济和形象地位是短暂的,泡沫暴涨得有多快,就暴跌得有多块!”但是他又认为,“在全球化的时代,艺术是一种以传统为出发点的文化混血的世界主义视野的创造。艺术人心怀一种民族责任感,但不是以民族主义为创作教条,更不能以阴谋论拒斥对西方艺术的吸收。”

塞·汤伯利《黑板》

 

停留在传统审美的主流大众

2015年11月,由已故美国当代抽象艺术大师塞·汤伯利(Cy Twombly)创作的作品《黑板》,在纽约苏富比拍出了7035万美元。作为曾被《纽约时报》评为本世纪最伟大的当代艺术家,据说是坐在朋友的肩上,通过对方晃动,顺势在黑板上画出的线条,因作品犹如“孩童般的潦草涂鸦”引发争议,并发出“黑板画了6个行圈就值4.5亿”的惊呼。2014年11月,也是一幅由美国艺术家罗伯特·雷曼(Robert Ryman)创作的几乎全白的《无题》作品,在纽约苏富比以1500万美元成交,这幅“类似”白色的油画,也让国内观众看的是目瞪口呆,不可理解。这也难怪,作为上世纪中叶出现的西方抽象表现主义和极简主义风格,对于改革开放才三十几年,还处于古典写实与传统审美水平的国内观众来说是十分困难的。从中也可以看出,国内还远没有达到理想化的西方审美判断标准。就像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所讲,“在中国,美术的节奏确实存在不平衡——我们都进入到后工业时代了,但是大众的整个欣赏水平还停留在印象派。”因此,当前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还只能是“江湖中人”的小圈子游戏,虽然时尚热闹但非大众主流,这也是制约其发展壮大的重要因素。艺术家冷军就认为,“现代的中国还处于先进和落后的争吵之中,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创造和个性表达还没有开始。”朱其也曾表示,“国内的当代艺术更多的还是处于西方艺术1970年代初的水准。”

罗伯特·雷曼 《无题》

 

表现当下时代的中国文化状态

但是,“中国当代艺术绝非浮躁的整体,之所以有这样的印象,是因为我们没有成熟的叙述体系,我们的叙事来自借用西方的叙事模式。”著名策展人、艺术批评家高名潞曾评论道。当代艺术作为西方舶来品,具有先进的思想性与批判的现实属性。随着国门的开放,尤其是从“85新潮”美术运动以来,中国打开了与世界文化交流的窗口,实现了与西方文化思想的碰撞与交融。艺术评论家水中天就曾讲,“目前中国艺术处于和世界性的艺术成为一个整体的过程。中国艺术已经和世界艺术接轨,已经成为世界艺术的一部分。”高名潞也说,“当代艺术已经成为一个文化状态,受西方观念、政治、社会、文化的语境影响,西方的现代主义已走出一套自己的的系统,引领着世界人类文化艺术一种新方向。”著名学者朱青生更是发出,“一切艺术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当代艺术”的观点。所以说,当代艺术对表达当前中国社会发展的思想状态与文化态度具有更好的表现力。就如中国当代艺术教父栗宪庭所评价的,“当代艺术不是新一轮对艺术概念的重新界定,他不是一个艺术品种,他是一种立场,是一种文化态度,是包含价值系统的姿态。”

刘韡 《紫气》

 

赵要《很有想法的绘画》

 

蔡磊《毛坯之三》

 

秦琦《藏族博物馆》

 

徐渠《对话的阴影》

 

徐小国《图腾》

 

小杨说画,独立艺评人。一位基于兴趣爱好,混迹艺术圈外围,从事金融与艺术的文艺小生。在《芭莎艺术》、《艺术市场》、《艺术中国》、《艺术财经》、《墙艺术》等媒体发表艺术评论。

来源:艺术中国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