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孩子不是一位艺术家。

我这样说的目的不是为了诋毁你的孩子。我这样说是为了捍卫真正的艺术家,他们是一群成年人,却在反叛传统,牺牲物质上的享受和平静来追求自己的事业,常理已经不能理解,而且这个职业失败率又非常高。

我这样说,换句话说是为了保护那些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人。

我们的孩子都不是这样的人。这是因为他们不是真正的艺术家。

有些人可能会反对。比如ARTB412这家加拿大公司,它是一个线上平台,展示儿童的艺术作品并且买卖这些作品,这家公司成立的前提是“每个孩子都是一名艺术家”。

宣称每个孩子都是艺术家的人正是艺术家巴勃罗·毕加索,他还说:“问题是孩子们一旦长大该如何保护这种艺术细胞。”


毕加索作品
 

ARTB412公司提供了一个平台,它在YouTube投放的广告上声称“承认并且尊重孩子的艺术天赋。”

我不知道你的孩子是什么样的,但是我的孩子身上没有所谓的艺术细胞。一会玩书签,一会玩水彩画。在周二,玩机器人,周四画彩虹,周日就是画抽象的圆点。下一周就是乱涂乱画,而接下来一个月就是泡泡字体和闪光字体。

我当然不会认真地和ARTB412做对,因为毕竟这个平台并没有做错得离谱的事情,也将它一部分的收益捐献到公益事业。而有一个潜在的因素让我感到困惑。

从一方面来说,我们一直被告知童年和创造力基本上是同义词。作为父母,亲人和老师,我们应该去赞美孩子拙劣的图画,并且相信儿童的画表达了一种神秘的直觉和幸福。

但在另一方面,在参观当代艺术画廊的时候另一种常见的信念也随之而来:太丑了,我的孩子都能画出来!

所以,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艺术?

在斯蒂芬·马丁(Steve Martin)2010年的小说《物之美》(An Object of Beauty)中,有一位艺术经销商不认同这种“我的小孩也能做到”。他说:“你想知道我认为应该怎样教孩子艺术吗?那就是把他们带到博物馆,然后对他们说,这才是艺术,你们做不到的!”

 他可能说到某个点上了。这种方法不是摧毁孩子的自信,这种激进的方法也许能够真正地鼓励孩子了解家长对艺术的看法,从而对艺术创作的才华有更加严肃的态度。

成为一位艺术家,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一位作品真正具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一气呵成的。不是简单学会技能,积累知识,提升天赋就能最终一下子成为伟大的艺术家。


威廉·德·库宁作品《阿什维尔》
 

很多时候,成为伟大艺术家的过程似乎都与原来的道路相反。对于一些艺术家来说,比如毕加索和德·库宁,成功实际上是把多年接受的训练清零,放下天赋和技术,重新学会正如亨利·马蒂斯写道的“用孩子的眼睛去看世界。”

 然而这就是困惑所在。从让·雅克·卢梭和浪漫主义者发展起来的理论认为,许多现代艺术家相信所谓的“文明化”过程导致了精神危机。他们四处找寻解药。这时候一种内在价值的“原始”观点占据了他们的视线。梵高和塞尚前往南方,而高更前往塔希提岛。

有些非常具有天赋的成熟的艺术家比如马蒂斯,毕加索和保罗·克利在研究儿童艺术的时候,都发现了他们一直所追寻的艺术。他们正确地感觉到一个孩子的大脑是惊人的,能够告诉我们许多关于意义,真实和美的东西。

这些艺术家不是第一批这样做的。早在半个世纪前,夏尔·波德莱尔将天才描述为“具有能够随心所以回到儿童时代的能力。”在18世纪,卢梭呼吁人们“尊重童年”,并且这样写道:“童年是理性睡眠的时候”。

卢梭的理论到现在都有适用性,因为许多当代艺术家试图做的就是逃避真理。马蒂斯是第一位试图认真从孩童身上学到艺术的艺术家。在他的鼓励下,毕加索也走上一条相同的路。


赛·托姆布雷作品《Min-Oe》
 

但是这些都不能推导出毕加索后来向众人所说的每个孩子都是艺术家。孩子的自我表现也不是艺术。法国现代主义画家保罗·塞律西埃对马蒂斯的看法非常粗暴,但是他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观点:“如果一名男孩在墙上乱涂乱画,他可能在展示自己的内在,但这不能称之为一件艺术品。”

我虽然仅仅是一位批评家,但是从我能够获得的信息来看,成为一名艺术家,一名好的艺术家是极其困难的,这会让人精疲力尽,让人感到惧怕。当然成为艺术家需要天赋,还需要勇气,毅力和一种奇异的狭窄视角,这让其他人困惑不解。

不过孩童的艺术是有魅力,有时也有一种比魅力更加深层和具有影

响力的东西,因为孩童的艺术似乎也来自这样一个狭窄的视角。但是这不意味着每幅随意的水彩画都能成为一件伟大的艺术品。这也不一定意味着你的孩子就是下一个赛·托姆布雷,达纳·舒茨,或者是希克斯。

在这个充满标准和实验的世界中,我们的学校需要更多真正的艺术。但是这并没有降低成为一名真正艺术家的困难,创造力也不会被轻易获得,尽管孩子们只要用蜡笔随便涂几笔就能获得许多表扬。

 来源:凤凰艺术

 

Tag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