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说普通大众是否需要艺术品呢?要艺术品干嘛?那玩意儿能当饭吃吗?当我们的大众夜夜笙歌、把酒言欢而不知尽头之时,艺术品的全民化到来似乎根本提不到台面之上。当大众意识提高,把艺术品消费当做家庭正常消费的时候,艺术品的春天才算真正到来。)

当我们回到家乡,与亲朋团聚的时候,会发现一个残酷的现象。作为一个从事艺术创作的北漂流浪者回到家乡,大家是极愿意好好款待你的。酒是不醉不行、喝醉后歌也是一定要唱的,二三线城市的悠闲总是过了头,怎么都觉得有腐败的嫌疑。

中国二三线城市以及县城加起来不知道有多少,每个城市都生存着数不清的人,这应该就是大众的概念了。说普通大众是否需要艺术品呢?现象之残酷正在于此,要艺术品(特指架上绘画和雕塑等)干嘛?那玩意儿能当饭吃吗?

改革开放至今已三十七年,我们的大众观念其实并没有离开吃的范畴,吃饱了就睡的动物是那啥啥,吃饱了去唱歌、狂欢的当然就是中国人民了。

今年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就是马云同志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上买画了,去年王中军同志好像也是用4.33吨人民币在拍卖会上买了一幅梵高的《雏菊与罂粟花》。引得一向以成功商人为崇拜偶像的大众唏嘘不已,画廊、艺术机构更是不能放过这一敏锐信息,大肆渲染之后开始鼓吹艺术品全民化时代即将到来。

当我们的大众夜夜笙歌、把酒言欢而不知尽头之时,艺术品的全民化到来似乎根本提不到台面之上,所以从这一角度分析,大众根本不需要艺术品。

马云和王中军都是好同志,他们的买画行为有可能和对于艺术的渴求有关,但更深层次的意义和作用业内人士一概明了,当然也就不必多提。国内诸多省市除了山东部分地区和甘肃某地具有常年收藏、买卖艺术品的风气以外,其它二三线城市几乎就是艺术品的消费沙漠,作为一线城市的北京也并没有普遍收藏艺术品的风气。倒是多数人都把钱花在了看得见的房子和看不见的股票上面,大众艺术品收藏形成规模还有待时日。

现阶段艺术品的出口大概为以下几部分:第一是国外专业收藏家,他们是当年当代艺术的主要消费人群,但是零八年经济危机之后,纷纷推出收藏领域,依靠这一特定群体显然无法复苏艺术品市场。第二为国内成功人士,如马云、王中军等同志,他们的消费概念是只买贵的,不买好的,所以大量精品、优秀艺术作品根本无法打动他们花钱的欲望。第三类人群为少数对艺术品有渴求的权贵人士,近些年总是有此类人士装修完房子愿意花几万元购买艺术品装饰墙壁和空间的。这样的人数也不在多,所以显然也无法成为众多艺术品的主流出口。

吃饱、穿暖有大房子住的大众何时才会从基本的物质需求转向更高一层次的精神需求呢?这是需要众多艺术机构慢慢引导的。作为打造艺术品大众收藏概念领军前行的猎天艺术馆并没有急于将艺术品的升值概念作为吸引客户的首要卖点,而是通过为客户普及艺术知识与常识作为首要任务。让大家理清收藏概念,培养艺术情操,从而感染更多的人才是艺术机构该做的正经事,不以投资为前提的收藏才是具有乐趣并且受益良久的。

当大众意识提高,把艺术品消费当做家庭正常消费的时候,艺术品的春天才算真正到来。猎天艺术馆有多位签约艺术家,他们提供的具有独立情怀的原创艺术作品可以为您的生活添彩。欢迎光临猎天艺术馆,品鉴艺术生活从小众做起。

作者:董晓利

原题:《大众是否需要艺术品》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