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代艺术收藏家 李苏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些人对中国艺术市场尤其是当代艺术市场充满了怀疑与恐惧;前些日子被人抓去南方参加了几个活动,回来心里挺难过的,活动有贵妇沙龙、高资产净值VIP美术之友等等不同类型,讲话后的掌声是温热的,就是那种比较礼貌的热烈,这个我习惯了,你又不是贵妇杀手,凭什么你PPT都没有准备,人家就热情高涨呢?我觉得难过,是回答问题环节时还是总有人怀疑市场是否有炒作是否有泡沫。

这问题我都回答了十年了,继续回答一回也累不死我,可我自己也觉得不解的是既然这么多人回答了怎么还是有人在问在怀疑。

  • 刘韡《天安门》 250×540cm 布面油画 三联作 2009-2010 估价:550-800万港元 成交价:664万港元 佳士得香港2015秋拍

首先说说泡沫,这个好回答,你去翻翻拍卖图录就知道了,大浪褪去,除了几个明星选手,成片成片地都在那儿裸泳的,哪里还有泡沫啊。我的一位盆友在香港,从小就开画廊,长大了成了掌握话语权的艺术评论家,今年秋季的佳士得香港夜场拍卖后他跟我说:你看,这样的天安门题材都能热卖到550万了,是不是应该回头看看王广义的画长什么样?(编者按:同时出现的同尺幅王广义作品《大批判 · 法拉利》,成交价150万)

不过话说回来,当代艺术市场就那么大,还老被那几个明星和醒目的代表符号霸占着是挺招人嫌的,那几个明星和代表符号占有的空间越多,我们可以享受艺术多样性的自由就被牺牲得越多,能享受的就只剩下趋同、单调和平庸。

    • 王广义《大批判-法拉利》 300×400cm 布面油画 2004 估价:150-200万港元 成交价:184万港元 佳士得香港2015秋拍

再说说炒作的疑问。早些年,确切的说是七八年前,的确有些明星艺术家买回自己画的不好的早期作品或者敷衍之作,这种事情一经媒体曝光或者小道消息传播就走了样,什么炒作呀泡沫呀等等等等,在我看来艺术家的购回作为就像负责任的企业在召回自己不合格或者有瑕疵的产品,这是一个NB的举动却被局外人说成SB的事。

人和动物界对未知的世界都有天然的恐惧,不同的是人更喜欢开启泼脏水功能,尤其对那些在未知世界混得好的另外一些人 。

艺术市场有没有炒作?有,一定是有。股票市场外汇市场大宗商品市场菜市场只要有市场就永远有炒作,有炒作就会有人出来管,证监会外管局,农贸市场差点还有市场管理员;可包括当代艺术的艺术品市场可是连市场管理员都没有,一是这事太小了国家懒得派人来,二是艺术品的价格就是愿打愿挨出来的起哄的价格。

  • 贾蔼力《弃之荒野》 290×400cm 布面油画 两联作 2007 估价:700-900万港元 成交价:772万港元 佳士得香港2015秋拍

今年股灾后不少人出来骂人,骂人的百分之百都是在山顶上站岗和割肉清仓的受苦受害的人。股票赔了外汇被美联储加息加懵了期货赌错了方向或者被菜贩子给缺斤短两了出来骂人不新鲜,新鲜的是艺术市场里站在那里或藏起来骂人的没几个直接是受苦受害的,我有一回和一个陌生人急了,急的原因是一张全世界最贵的裸女画,真不知道她凭什么那么恨艺术市场和不屑于十亿的天价?她回答说:我爱艺术!我差点给她的文艺范儿跪了,我们说的是艺术市场啊!在艺术市场里,不能上升到金钱的爱那都不是真爱。

民国的时候有一个村里面有个拾粪的老人,有人问,如果你当了蒋委员长那么大的官,你首先要做的事情是什么。结果这个老人回答,如果我当上蒋委员长,全村的粪都是我的。“夏虫不可语于冰,井蛙不可语于海”的古训就是从这里来的吧?

  • 谢南星 《无题系列NO.4》 140×178.5cm 布面油画 1999 估价:120-220万元 京匡时2015秋拍

当代艺术市场今天需要爱大于嫌弃,需要相信大于怀疑,需要支持大于谩骂,那些一生就没在拍卖场买过一张画的,你凭什么骂啊?阿特姐姐以前说过:你都没有来睡过,你怎么知道是假高潮!
来源:公众号Hi艺术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