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纪人这一角色,在各行各业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或许你不曾与他们打交道,但他们的知识和专业却会对你的生活和发展有很大作用。举个出镜率最高的演艺行业的经纪人例子。一个演员从默默无闻到大红大紫,身后必有经纪人或经纪公司运作,他们的合作关系很简单,我把你捧红,你的出场费高了,我拿到的就多,演员名利双收,经纪公司还能树立一个良好的口碑,或者说品牌。演员跟经纪人分工也很明确,经纪人负责给演员找戏,联系剧组,争取好的角色,谈报酬,还要给演员树立良好的公众形象,甚至演员结婚生子的私人生活,也要由经纪人对外公布。演员要做的很简单,按照经纪人的规划,把戏演好,出席经纪人为其安排的各种社会活动。经纪人从演员获得的报酬中抽取部分,做为回报是其谋生手段。

美术圈也需要经纪人,他们联系艺术家和藏家,手上还要有媒体资源,场地资源,策展人和学术支持等资源,认识形形色色的人,只要对推广艺术家有利,他们就得扑上去。不论是早些年的四大天王F4还是最近冒出来的8G艺术家,他们在上升阶段都不乏经纪人身影,如张晓刚之佩斯,8G之沈其斌。与青年艺术家不同,中年艺术家大多在社会上混了很多年,阅历很深,感受过没钱的困苦,也知道合作的重要性,看的相对较远。在他们与经纪人的合作中,大多懂得如何处理利益分配。青年艺术家则不这么认为。

我跟美院在校生和毕业几年的青年艺术家打了两年多交道,对他们的想法非常了解。他们的想法往往很单纯,理想而又不切实际,经常让我感到很无奈。

首先,是短视的行为,这主要表现在对价格的把控,自己非常混乱,两件差不多大小的作品,仅仅以为艺术家本人的喜好不同,价格差异竟能达几千甚至上万。请注意,买家也是有喜好的,如果艺术家喜好的作品恰好是买家不喜欢的,而买家喜欢的又是艺术家不喜欢的,那艺术家的差价理由未免牵强,甚至有哄抬个别作品价格的嫌疑,对自己价格的上升和市场的稳定非常不利。另外,艺术家私人出售作品和画廊机构的标价存在很大差异。比如同一件作品,有人向青年艺术家直接购买,就是10000元,有的狮子大开口50000元,但放在画廊或展览上,标价就是30000元,那能告诉我你的市场价到底是哪个?差别也太大了,你让机构怎么想,以后还推不推你?你让买家怎么想,价格都稳定不了的艺术家有多大前途?

其次,对市场价格完全不了解,不知道什么样的作品在什么阶段该卖多少钱。我经常遇到本科在校生漫天要价的颇多,大概60X80cm的风景敢要一两万的。对于那些不熟悉的艺术家,我轻易不会提供建议价,事实证明过多次,即使我提供的价格符合市场行情,也往往遭埋怨,卖不出去,艺术家埋怨经纪人把画价报高了,卖出去了,哪天道听途说可以卖更高,也会埋怨经纪人压价,把画卖便宜了。所以,作为经纪人,我更愿意为有过良好合作和相互信任的青年艺术家提供咨询和帮助。与此同时,不懂行情的艺术家往往因此丢了机会,毕竟在艺术发展的起步阶段,任何一个展览或销售机会都可能改变你的一生。

再次,一些青年艺术家的如意算盘打的太差。现在的展览多是商业性的,必然卖画,有些艺术家既想参展,又不想卖画,于是把画价标的很高,远远偏离市场价。商业性展览都是有场地,宣传等成本的,卖画是收回成本,获得利益的途径。艺术家想白白占用场地,获得亮相机会,机构就让你失去机会,直接枪毙,把机构当傻子的青年艺术家当不了好厨师。

吕澎给各个美术学院毕业生一个建议:“別想当一个艺术家,赶快去找一份工作挣钱养活自己和未来的家人。在今天这个时代,想当一个艺术家无异于想当一个骗子,或者无异于想死!”笔者认为,能当艺术家的毕竟是少数,美院学生不必因为自己会画画就把自己当艺术家。别人叫你艺术家只是出于一种尊重,不少人有艺术家的范儿,没有艺术家的命。即使你有艺术家的命,如果不懂经营自己,也没有自己的经纪人或经纪顾问,那也可能胎死腹中,在起步阶段没有良好的规划而让自己为生计发愁。事实上,艺术家规划自己是件很费时间,精力的事情,你需要做的就是好好画画,其余的交给经纪人,前提是你必须信任他。

艺术经纪人在整个艺术市场上扮演了重要角色,这一职业也是美术学专业毕业后的一个就业方向。美术学专业学生在校期间如果能积累起造型专业的学生资源,是迈向经纪人生涯的第一步,而造型专业学生在校期间能跟美术学系学生交流,也能获益匪浅,至少,美术学专业学生有已成为经纪人的学长学姐资源!

艺术经纪人在艺术家与藏家之间牵线搭桥,促成交易。但是,一些艺术家总是不理解,为什么凭一张嘴就从画款里抽成,却不考虑经纪人经营人脉,各方面关系的付出,只是看到了从经纪人手里出售的画是自己的有形的劳动成果。这种心理不平衡现象倒是古已有之,“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正是此理。市场经济下,如果还是这种思维,非常要不得。
本文转自:《收藏·拍卖》杂志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