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被拍卖行越俎代庖的画廊业

在中国,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的国际游戏规则执行不下去,画廊似乎被拍卖行“越俎代庖”了。
近年来,艺术品拍卖市场在中国占据了70%至80%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份额,几乎被当作流通领域的第一风向标。与此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中国的画廊业冷清寂寥,甚至步履艰难,几乎被排挤到遗忘的角落。结果便是:画廊业陷入一种无序竞争的局面,为当代画家做市场定位的能力逐渐淡化,而失去二级市场高端意义的拍卖行,也沦为一个“大卖场”。

二、画廊和拍卖市场联手推高新人身价

一场年轻人的展览,却吸引了包括画廊经营者、艺术经纪人、拍卖公司等的关注和推动,原因何在?因为,这是一场艺术界专为年轻艺术家打造的“选秀”运动。
永乐拍卖更是直接在2011春拍中设立一新锐艺术家的专场,“这一专场的名字就叫‘美丽新世界——中国新锐艺术家专场’,将上拍历年来新锐绘画奖的经典之作。

三、画廊之间却冷热不匀

由于国内经济环境和形势正在逐步好转,资本市场的活跃和货币流动性的过剩,势必带动艺术品的消费。这是泡沫成分最少、价格最真的阶段,也是收藏艺术品的最好时机,因此藏家纷纷出手。
但画廊在这时候出现了两极分化的局势,好的画廊春风得意,左右逢源,而实力差的画廊则面临定位和将来走向的严峻拷问。

四、当艺术家们就是自己的画廊

面对一个个的天价,艺术家本人其实未必就能够因自己作品的天价而直接获益,因为艺术家一旦将自己的作品售出,其后作品拥有者的种种运作和获益就与艺术家无关了。
于是,艺术家不得不考虑保护自身利益的问题。我们首先来回顾一下方力钧的作品价格在近20年间的变化,以及他个人的应对策略。方力钧虽然不是目前作品单价最贵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但无疑是最会“运作”自己的艺术家之一。

五、中国画廊的虚胖症

对于艺术家,画廊并没有是否新锐的标准。价格能上去的则扶摇直上,不能上去的则奄奄一息。他们到底拿什么走出去?
对于画廊的发展,北京市文化局动漫及网络文化发展处处长林增伟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中国文化产品是入超严重,比如美国文化进入中国靠的就是三骗文化,一是署骗(麦当劳的薯片),二是芯骗(英特尔芯片),三是大骗(美国大片),因此美国靠文化产品来输出市场。而画廊作为文化创意产业的分支,其所经营的每一件艺术品渗透着艺术家的艺术观和价值观。如果没有这些东西,那它只能是虚胖。

(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