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都说点这里能一起装逼一起飞 ☝ 

伪画专家艺术家+诈骗家

于一身的Beltracchi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成功模仿名画的技术算不算艺术? 

「创新」如何定义? 

从绘画天才到诈骗大师,

贝特莱奇走过的精彩,

让抄袭君这篇图文告诉你!


这个骗子,

假画都卖到了4500万,

美元,

没有天理

还被拍成了电影…

然后还被经常刷屏

其实人家早就出来了

只是你还不知道而已

其实人家早就很牛逼

只是你孤落寡闻罢了

1
伪画界里的大师

  沃夫冈·贝特莱奇 Wolfgang Beltracchi,这位曾经在艺术界骗了数千万美元的德国伪画大师,出狱后举办了他的首次画展。

  贝特莱奇曾经伪造过许多著名绘画作品,包括毕加索和马克斯·恩斯特。他伪造的画作都能上苏富比及佳士得拍卖目录,最后进入世界各地最有声望的画廊。但在一个改变人生的错误之后,64岁的贝特莱奇露出了马脚并被送进了监狱。

2
唯一的错误就是签名


  贝特莱奇坚称”唯一的错误就是签名”。换句话说就是,如果画上他钱的事自己的名字而不是恩斯特和毕加索,那他就可以无罪释放。

  ”我遭拘捕不是因为绘画,而是签名”他坚持说,”我后悔签错了名。”

  2011年,贝特莱奇因伪造14副画作并卖了近4500万美元,被判入狱六年,他的妻子海琳Helene被判四年,要求偿还受害人的钱财。

3
苦心孤诣的天才


  贝特莱奇一直被人称为天才。

  他画技高超,苦心钻研各个时代的材料和技法。为了提高技艺,他甚至花了数年时间来研究和分析他所模仿的画家的画作和生活方式,其目的在于走进一名艺术家的思想,创造一幅根源于艺术家本身的作品,而不是照现有的作品临摹。

  正因为如此,他才敢公然宣称:”我是世界上最好的伪画家,许多伪造者无法复制每一个艺术家,但是我可以。我可以伪造任何人的作品。”

  不过他也承认无法完全复制一幅画:”一份复制品永远不可能和原作一样。” 

伪造的安德烈·德朗的作品

贝特莱奇伪造的安德烈·德朗(André Derain)的作品,售价620万美元。

安德烈·德朗,有人评价他是”法国的最伟大的画家”,他的画风深受马蒂斯的影响,是野兽派的先驱者。

 


伪造的费尔南德·莱热的画作

费尔南德·莱热(Fernand Leger)1881年~1955,法国画家,最早的立体主义运动领袖之一。

4
以假乱真的乐趣

  ”当我的妻子把画拿到那些行家的面前,我就会忍不住兴奋,偷着乐。”

  贝特莱奇和他的妻子海琳是一个团队。他像一个幽灵一样作画,而她把作品卖给那些不知情的竞标者。这对夫妻编造了一个精心的计划来愚弄艺术市场。

  海琳说:”刚开始也没什么,我告诉别人说画是从我的家人那得来的。”要是别人多次询问,他们就会拿出照片证明其出处。


  在一张造假照片上,海琳摆着姿势假扮她的祖母。

  海琳穿上复古的衣服,假装她的祖母坐在贝特莱奇的画作前,她卖赝品的时候就把照片带着。

5
乐在其中,不是因为钱

  

  贝特莱奇夫妇在欧洲拥有房产、葡萄园和一艘游艇。

  他会观察行情,在收藏界找到缺口,然后画出新作品来填上。

  他的有些作品会卖到数百万美金,但这位64岁的伪造大师说这无关金钱:”我一直很有钱,有足够多的钱。”  

  他创造了数以百计的假作,其中一些挂在世界上最著名的画廊里面。

  ”1986年,我的一幅画以25000美元卖到了纽约。2009年,我与我的妻子在一间画廊看到了这幅画。我让海琳去问价格,她回来的时候告诉我说是220万美元!”


贝特莱奇在以乔治·布莱希特(George Brecht 极简抽象派艺术家)的风格作画。


贝特莱奇的这幅作品卖到了350万美元

6
东窗事发

但在2008年,情况发生了变化。


内心对话:“对不起,一不小心,画得比你还好。”


伪造坎本东克作品,

因其中含有钛白成份而被人识破。

安德烈·德朗,有人评价他是”法国的最伟大的画家”,他的画风深受马蒂斯的影响,是野兽派的先驱者。

 

  2008年的一天,有人找到了英国古颜料方面的专家尼古拉斯•伊斯塔夫(Nicholas Eastaugh),请他为荷兰画家海因里希·坎本东克(Heinrich Campendonk 1889-1957)的作品做成分分析。这幅画原作于1915年,但伊斯塔夫博士发现画作中含有不相符合的成分。

  他解释说:”我发现这幅画的颜料中含有钛白,这种颜料在1915年并不存在,这也就意味着这幅画是后来画的。”  

  在这幅作品发现后,贝特莱奇近50副作品被挖了出来,他和他的妻子都锒铛入狱。

7
走上银幕





这么传奇的经历,自然逃不过或严肃或娱乐的媒体人的眼睛。2014年”德国奥斯卡”萝拉奖公布入围名单,以贝特莱奇为主角的纪录电影《苏富比伪画大师》入围最佳纪录片,当时贝特莱奇还在监狱服刑,使电影更充满了话题性。

抄袭的艺术在文末为你贴心奉上完整纪录片

举世无双的大骗子不容错过哟

8
新生

这周贝特莱奇返回了他的家乡,举办了他的第一次个人画展。画展名叫”Freiheit”,意思是自由,他说这包含了很多意思。

“第一层意思是我现在出狱了,自由了,再也不用回去了。第二层意思是我可以自由的画画,并不是模仿其他艺术家,我可以做我想做的。” 


贝特莱奇和他的妻子在慕尼黑的艺术展


贝特莱奇的新作

  “我确信很多人都会认为我所做的很恶心,人们认为我背叛了艺术。”

  “但我相信民主,现在是属于Wolfgang自己的时间。很多人可能会说,‘你怎么能这样做呢?他是一个罪犯。’好吧,我只能说艺术無能为力,艺术是给人看的,而且艺术需要人去看。”

  许多挂在墙上的画作都价值数千,如果不是角落里有贝特莱奇签名的话,这画应该是价值数百万。

  每个签名都不一样,贝特莱奇说这关乎他的过去:”我签名是以我感觉这幅画应该怎么签署为标准的。签名只是签名,对我无关紧要。”

  现在许多画作已经售出了,但这个艺术家不会获得全部报酬,一半的钱将用来偿还了他欠下的债务。当问及他要是能改变过去会做些什么,他说:”我绝对绝对不会用钛白。”

让我们一起看看还有哪些造过的“假画”

 

 

 

世上的人分成两种:human being(人类)和superhuman(超级人类,既有权有势的人)。

我不要听什么平等与自由的浪漫话。

若你出生平凡,那自出生起就已被剥夺很多权利。

但没关系,你可以兴风作浪,可以成为好玩的下流的单纯的倔强的才华无限的人。

“瞧这黄色,多么明艳!”

“白色总是很危险,你懂的。”

“我就是再画2000幅伪作,市场也照单全收。”Beltracchi撸着银色长发说,科隆口音。

下面

让我们回头看看他到底是个怎样牛掰的人

Wolfgang Beltracchi,艺术圈的世纪骗子,二战以来最猖獗的艺术伪作案主犯。在2010年他被判处6年。艺术圈里的人提起他的名字会笑着摇头,那样的笑里隐隐藏着喜爱,因为Beltracchi,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搞伪作他最大。

Beltracchi 出生于Geilenkirchen,一个小镇,隶属科隆,靠近荷兰的国境线,父亲是教堂的画师与修复师,这为他以后的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14岁时,Beltracchi创作了他的第一幅伪作,仿了毕加索。在艺术学校学了些技艺后,Beltracchi加入嬉皮文化,开始云游四方,途中听点摇滚吸点毒,与别人不同的是半路上他就开始贩卖小件伪作。

从Max Ernst,Heinrich Campendonk,Fernand Léger到Kees van Dongen,Beltracchi伪造了50多位艺术大师几百件作品,销售额估约两千到五千万欧,他只赚了六百万欧制作费。圈里人觉得他与那些肮脏的艺术商和银行家相比还是有人品的,赚得比较谦虚。

说起Beltracchi一案,就不得不提起他的妻子Helene Beltracchi,她在此案中被判处4年。Helene留着浅褐色长发,波西米亚风,和Beltracchi都是好看的人。1993年,Beltracchi与Helene成婚,婚后觉得要把事业搞大。画作的销售是以Helene爷爷收藏的名义,她告诉收购者那些作品是她爷爷在纳粹时期的宝贝,她继承而来。有趣的是,收购者都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冲昏了头脑,都不质疑,愿意相信是真的。

Beltracchi和Helene是喜欢搞研究的人,努力学习艺术史,不仅要把事情做大还要做精。伪作中的大部分作品是在艺术史上从未见世和遗失的画作。Beltracchi认为,“如果他们(大师们)有时间的话,应该会画这个。他们没空画,我帮他们画了。”算是学以致用。“要探索,就查google。”他说。

Beltracchi不仅虚心学习艺术史,帮众多艺术家完成没空画的画,并且他手艺精湛:选择对应创作年代的画框与画布,画框后的印章来源地必须符合艺术家的个人经历,在自制的特殊烤箱里加速画面的老化形成合理的断裂层,并把搜集来的旧时的灰尘撒在画框与画布的缝隙里。非常严谨,非常德国。

“你可以模仿伦布朗?”

“当然。”

“达芬奇?”

“当然。”

“谁比较难模仿?”

“Bellini,这个有点难。”

“你在博物馆里见过自己的作品吗?”

“当然,我是世界上在博物馆里展出最多件作品的艺术家。”

他最成功的伪作是Max Ernst的“The Forest”,后来收藏这幅伪作的购买人说,知道它是伪作后,他还是坚持买下它,因为如果Max Ernst真的画了这幅,应该是画得最好的一幅。

Christie’s甚至有次用Beltracchi的伪作做了拍品画册的封面,当然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事后,Christie’s认为那件作品不管怎样是件杰作,值得上封面。

目前已拦截下的伪作有58幅,Beltracchi说他实际创作了几百幅,模仿了50多位大师。此时这些作品也许就在拍卖会上,也许在某个保险箱里,或某位藏家的客厅里。

赚到了钱,Beltracchi和妻子Helene买了别墅,举行派对,买了游艇,逗留在加勒比海沿岸,他们买的衣衫都很有品味。享受了十多年后,他们最后在自家的别墅里被捕。

Beltracchi是这样载了的:他一直敬业地画着,有一天因为小小的偷懒,没有用平时的方式自制颜料,而是直接用了颜料管里的“钛白。一切毁在“钛白”上。他当时仿的是Heinrich Campendonk 1914年的作品,1914年钛白颜料还未发明,而是在1916年后,之间仅差两年,有点可惜。

Beltracchi栽了,人们发现被玩了,艺术圈发抖了,好莱坞也怒了,因为很多明星是买家,比如一下子笑不出来的谐星SteveMartin。专家们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能力,他们开始焦虑,一些鉴定机构因此关闭,太多诉讼案。 但是对于Beltracchi,他们评价说,“他干得太出色了,他的完美胜过我们具备的知识。我们被他打倒了。”Beltracchi一事后,专家们开始形成不给出自己意见的趋势。所以如果你想知道自己手里的艺术品是否是真货时,只能橇墓问死去的艺术家。

Beltracchi和Helene的服刑还是比较轻松的。德国有“open prison”,但凡有雇主聘用,就可以在白天出狱工作,晚上下班回牢。两人当时受雇于一个朋友的摄影工作室。

现在,Beltracchi出狱了。伦敦,纽约,巴黎,柏林的艺术圈战栗了,他们都在问一个问题:Beltracchi是不是又要画了?

人们问Beltracchi,“知道自己错了吗?”

他回答,“是的,我错了,我不该错用钛白。”

Beltracchi出来了,他去了维也纳的Albertina博物馆,多事地告诉大众,“哦,我看见自己一幅作品被挂在墙上,”他狡黠一笑,“但不告诉你是哪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