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艺术家都会经常被别人问道

“你的奇思妙想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诚实的艺术家会回答:“我是‘偷’来的。”

正如毕加索有句名言:

“好的艺术家复制,伟大的艺术家偷师(steal)”。

关于这句话的各种翻译见仁见智,

但大都指向一个共识——这个世界上,

没有任何灵感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

艺术家AustinKleon有一本著作就名为

《像艺术家一样去“偷”》。

他认为,

创意的作品总是建立在先例的基础上,

因此没有什么是绝对原创的。

他建议我们把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看成

“值得偷”和“不值得偷”两种。

 

“我们应该要偷那些能让你出类拔萃的东西。”作者还补充说,他所说的“偷”不是贬义上的剽窃抄袭——而是研究、尊敬它们,把它们加以混合、转化,并且注明出处。

给抄袭下一个定义很难,因为人们有相似的灵感,甚至某一时期许多设计师使用了相近的元素会被认为是一种趋势,而这都是很自然的。在法律中,著作权打击的也主要是复制、临摹、演绎这种重叠率很高甚至一模一样的行为。普通的借鉴、获取灵感都不算是抄袭,融入了设计师的新创意,往往被视为再创作。

设计原本就不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

而是一个从有到优的过程。

剽窃与借鉴,往往一线之悬


2020年东京奥运会会徽和两个怀疑被抄袭的Logo

2020年东京奥运会会徽刚刚发布时,日本设计师佐野研二郎的作品曾在特赞设计师社群中赢得广泛好评。Prezi高级设计师张乐乎曾评论说:“风格紧跟当代国际极简几何风格,结构非常稳固,比例严谨,目测黄金分割。含义传达准确,三个T,大圆套小圆的正负图形分割空间产生纵深和视觉错位。红色圆圈代表日本,代表旭日,还代表心跳。由于简约的几何图形所以衍生附属图案的发挥空间很大。字体略复古的饰线体和极简图形对比,象征跟随现代国际化但不忘东方传统。”

然而最近,佐野正身居一场“剽窃”风暴的中心,除了奥运会会徽被指抄袭比利时设计师Olivier Debie的列日剧场Logo之外,他设计的三得利手提袋、T恤等“抄袭旧作”也被接二连三地曝出。

佐野研二郎设计的手提袋(上)

与涉嫌直接复制的面包图案(下)

左图为英国的滚石乐队34年前发行的唱片《Swing ’81 – Bireli Lagrene》内部封套的照片,右图为佐野研二郎设计的T恤图案

东京奥委会方面为回应涉嫌抄袭一事,公布了佐野研二郎的设计原方案,以证明最初想法和剧场Logo并不雷同,但这幅原方案却被公众指出亦有抄袭之嫌。

佐野研二郎的会徽设计原方案(左)与设计师Jan Tschichold的展览Logo(右)

迫于舆论压力,东京奥运会基本决定停用佐野研二郎设计的会徽。佐野本人也因此遭受日本内外各界人士的炮轰。

大阪艺术大学教授

纯丘曜彰

“东京奥运会的会徽已经行不通,佐野对自己著作权的申辩也毫无道理。他走了小保方(因学术造假而引发风波的日本生物研究员)的老路,不把会徽换下不行了!”

中部大学综合工学研究所特任教授
武田邦彦

“这和‘不知道有这个标志’没什么关系,存在有雷同设计的事实才是重点。既然雷同了就应把作品撤回,还是别做无谓的辩解了,佐野你真的有专业精神吗?”

美国设计师

Geoff McFetridge

“虽然说佐野承认抄袭已经很难能可贵了,不过这并不是他下属的错(针对作品涉嫌抄袭,佐野以‘下属所为’向公众说明),责任全在他身上。”

东京报刊评论副干事
长谷川幸洋

“以自己名义设计的作品,既然抄袭了就决不允许掩盖事实。必须带着‘创作者’的尊严,干干净净地辞退。”

↓↓↓

从以上言论可以窥见,

作为一名设计师,

一旦背负“抄袭”的罪名,

会陷入多么万劫不复的深渊。

佐野研二郎,

显然“偷”得还不够艺术。


灵感何来

“设计师会在哪里发现灵感?”

是曾在知乎上的一次话题讨论,

有39位设计师贡献了自己的答案。

在这些答案中,

我们看到了一些非常可爱的个人化表达。

一位署名王亚洲的设计师引用了美国超现实主义画家Chuck Close的话:“灵感什么的都是业余人士说的,我们大部分都只是出现,开始投入工作 (Inspiration is for amateurs – the rest of us just show up and get to work)。” ,但修炼出这种“信手拈来”的技能需要大量的积累,需要捕捉灵感的熟练程度和汲取有效信息的能力;也有知友说“设计在设计之外”,如旅行、看书、听音乐、看电影等广义上收集灵感的方式

Pinterest也是广大平面设计师们汲取养分的好去处,来看看下面两位设计师们的作品和他们的Pinterest,你能找出设计灵感来源和设计作品之间的关系吗?

▼Joy Cho的作品

▼她的灵感来源

▼Christopher King的作品

▼他的灵感来源

▼Inspiration VS Design

“青涩的诗人会模仿;

成熟的诗人会偷;

蹩脚的诗人只会糟蹋拿来的东西,

有才的诗人则把它们改得更好,

或者至少能有所创变。”

艺术家应当是一个收藏家,

而非仓储管理员。

前者精挑细选,

而后者来者不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