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膺《绣球花》

都说艺术品买了之后长线持有一定能涨,好多藏家、投资者都是冲着这句话才投身市场的,当然,十几年来,中国好多艺术品是涨了不少,不管最后抛不抛得掉,至少账面上挺好看的。但也有些艺术品,买了之后十几年不见涨,为啥别人涨了就它不涨?让我们先看看是哪些艺术品在大好行情下十几年居然都不涨。

罗中立小油画、水彩画抗涨

我们翻开艺术市场行情十几年来的全图,可以发现,整体指数是一路高歌,到2011年才缓慢回落,至今价格指数仍高于2008年,也几乎没有十几年不涨的艺术品类别,但是在同类别里面,不同的艺术家涨幅大小差异比较悬殊,甚至有的艺术家,他的有些类别作品涨得厉害,有些类别作品却保持十几年不涨,比如罗中立。

罗中立作品整体价格指数,最近15年涨了6倍左右,但他也有一批速写类油画和水彩画价格多年不涨,市场是2003年后推出这批速写类作品的,当时因为罗中立正式的油画价格太高,很多人喜欢但承受不起,所以这批小作品销路不错。2005年,罗中立一幅速写类油画《磨刀》拍到30万元,同尺幅的油画《过河》拍到18万元,另外一幅同题《过河》也拍到24万元。而在最近的一年里,与上述同尺幅、同题的罗中立油画也有多幅上拍,价格基本在17万至25万元。

罗中立的欧洲、东南亚和大巴山题材水彩画尺幅小,12年前一级市场价格在1万多至2万多元,2005年时,拍卖价格在2万多至3万多元,只是到如今,这批作品的拍卖价仍在2万多至4万元左右。

赵无极、吴冠中师兄弟不涨

赵无极、吴冠中这两位艺术大师的价位早就高不可攀,但他们当年杭州艺专的同学们,笔下功底也很好,但作品价格却有天壤之别,还都是十几年不涨,比较明显的是朱膺和闵希文。

朱膺作品2001年开始有零星上拍,2005年油画《金山寺》拍出14.8万元,一幅绣球花油画拍出16.8万元。如今,与上述同尺幅的静物油画只能拍到13.8万元,风景油画拍出14万元。

闵希文作品1996年开始上拍,当时一幅静物油画就拍到8.69万元。如今,一幅同样大小的静物油画一般只能拍到2万多元,最高的也不过8万元。1996年闵希文一幅油画《菊》拍到6万元,如今,同尺幅和题材的油画却只能拍到3万多元。

郎静山摄影多年没动静

别看郎静山在摄影界名头大,但价格照样不涨。郎静山摄影于2004年开始上拍,当时一幅尺幅为29cm×38cm、还出版过的作品,能拍到14万至18万元,未着录的作品拍到4万元至7万元,当时最贵的是一组两张的《齐白石和张大千》,拍出26万元。如今,一件同尺幅也出版过的郎静山作品只能拍到3万多元,多次出版的代表作《吴门归棹》才拍到7万多元。2007年郎静山一件大尺幅摄影作品《雷声花叶》在香港佳士得拍出5万元,藏家于2015年在拍场求售,也仅拍出6万多元。

新人夏俊娜的神话不再

夏俊娜,当年可谓是画坛的耀眼新星,比后来的几位画坛80后爆红新人反响都大,之前一件拍到数万元的作品在2004年秋拍开始,就突然拍到30多万元。油画《午茶》2006年春拍第一次上拍,拍出20万元,而后在2006年秋拍、2010年春拍、秋拍和2014年秋拍又连续几次上拍,分别拍出22万元、28万元、21万元,23万元,手续费都可以买下这张画,可画就是不涨。

夏俊娜油画《如歌的岁月》2005年至2009年间4次上拍,第一次拍出49万多元,中间两次流拍,到2009年才拍出47万元,而检索最近一年里,类似题材、尺幅和创作年份的油画价格不超过45万元,等于2004年秋拍以后买夏俊娜作品的藏家基本都被浅浅地套牢了。

名家限量版画不涨还被套

名家限量版画也是十几年不涨的典型。2006年,中国当代艺术天王们的10件套限量版画合集拍卖价在22万至28万元之间,张晓刚的小尺幅版画6件套《我的理想》拍出22万元,张晓刚版画12件套《记忆与失忆》2007年时拍出28万元。如今,当代艺术天王10件套的版画18万元起拍都流拍,张晓刚的版画《我的理想》拍卖价在七八万元之间,12件套的《记忆与失忆》14万元起拍,结果流拍。非但不涨,还跌幅显着。当年很火的吴冠中签名版画市场走势也是如此。

多年抗涨原因各异

解密这些多年不涨的艺术品,原因无非这么几条。一、作品本身艺术质量有限,存世量较大。比如罗中立的速写类油画、水彩画,本身就属于他在画正式作品前的草稿(还不是小稿),创作时间短,用力不多,所以无法跟着罗中立的大作品价位上涨。

二、炒作拉升过猛,市场需要长时间消化。比如夏俊娜,当年画廊大力推出时,把她定位于年轻的天才女画家,天才是需要人为之买单的,所以价位一下子提高好几倍,本身需要时间消化,再加上夏俊娜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新的创作,市场失去了耐心。

三、本来艺术价值很有限的东西,在热头上买,很容易吃套。比如当代艺术天王们的限量版画,本来就没有什么收藏价值,商家却吹得很厉害,当然只消几年以后,事实会说话。

四、市场本身有盲点。因为热钱往往冲着大名头去,会忽视许多同辈小名头,像赵无极、吴冠中的同门师兄弟、陈逸飞的同班同学以及各大美院里长期不涨的教授作品,未来资金回头寻找补涨品种时,说不定会从中有所选择。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