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近段时间来国际拍行人事变动的新闻不断:2月29日,蘇富比欧洲区主席温德姆提出离职,这是自蘇富比爆发离职潮以来,离职人员中级别最高的一位。尚未尘埃落定,3月3日,蘇富比当代艺术私洽交易的北美地区主管Miety Heiden也宣布离职。另一国际拍行的邦瀚斯也在此期间毫无预兆地辞退了整个亚洲当代艺术团队,其中包括去年刚履职的亚洲区副主席任天晋。蘇富比自去年距今,离职人数估计约有百人。而邦瀚斯香港一次性裁员8位,占其亚洲区总人数的三分之一。惊愕之余,人们不禁要问,究竟何因,国际拍行诸多得力干将接二连三纷纷去职?如此折腾后,未来全球艺术市场又将发生什么样变故?

蘇富比纽约总部

蘇富比前欧洲区主席亨利·温德姆

Melanie Clore

国际拍行的离职潮

2月29日这天,蘇富比欧洲区主席亨利·温德姆提出了离职,之前他为蘇富比连续工作达22年之久。温德姆在发给内部员工的一封电邮中称:“在欧洲区主席位置上22年,如今我决定要做出一些改变。这个问题至少考虑了一年多,现在觉得是时候正式提出来了。”要知道,此番提出离职的亨利·温德姆不仅仅是蘇富比的一位区域主席,他更是地位非同一般的决策型领袖。作为拍卖师,温德姆凭曾经成功主导过很多艺术大师的杰作交易,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2002年由他拍出的鲁本斯的“Massacre of the Innocents”,4950万英镑的成交价至今仍是古典大师画作的拍卖纪录。当人们还没有从温德姆的离职中回过神来, Artnet又报道出一则蘇富比高级副总裁、当代艺术私洽交易北美地区主管Miety Heiden也于3月3日宣布离职。

自蘇富比今年1月成功收购艺术顾问公司Art Agency, Partners (AAP)之后,便有众多公司管理层、专家宣布离职。蘇富比更是于2015年11月中旬推出员工自愿离职(Buyout)计划后,约有80名雇员(占蘇富比员工总数5%)在12月9日的截止日期前选择了接受这一计划,蘇富比欧洲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联合主席梅拉妮·克洛尔(Melanie Clore)也包括在其中。她被认为是蘇富比欧洲业务的核心骨干之一,在为该拍卖行效力35年后,她慷慨选择离开。克洛尔自2011年成为蘇富比欧洲区主席,与同为欧洲区主席及董事长的温德翰一同共事。而为蘇富比工作了31年的全球印象派与现代艺术部联合主席及美洲区副主席的大卫·诺曼(David Norman)与在蘇富比工作了15年的当代艺术部联席总监亚历克斯·罗特(Alex Rotter)也于2月宣布离职。因工作需要,诺曼将继续工作到当年5月,而罗特则在2月底就正式离开蘇富比。

人们相信,蘇富比去职风波不啻为一次地震。然而风波尚未平息时另外一边的彭博社更报出惊人消息:邦瀚斯拍卖行已辞退其亚洲副主席及亚洲艺术总监任天晋(Magnus Renfrew)及另外7名驻香港员工。邦瀚斯CEO马修·格林(Matthew Girling)是在2月25日飞抵香港后宣布这一解雇消息的。邦瀚斯全球宣传总监露辛达·布雷丁也在接受采访时确认了这一消息:“我们已经知道这些举措”。布雷丁说,任天晋等8人离开后,邦瀚斯香港办公室目前约余下18名员工。对于邦瀚斯其他地区的办公室是否也有人员变动,布雷丁并没有发表评论。现年40岁的任天晋此前曾在邦瀚斯担任拍卖专家。在2008年亚洲爆发金融危机期间,任天晋创立香港国际艺术展(Art HK)并担任这一展会的艺术总监。2011年,香港国际艺术展被巴塞尔艺术展收购后,他继续担任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亚洲区总监。2014年11月,任天晋重回邦瀚斯出任亚洲副主席及亚洲艺术总监。在其就职之初,雅昌艺术网记者曾专访任天晋,他表示,一者感谢老雇主的旧恩,二者看重邦瀚斯在现当代艺术方面的可开拓性,方才决定重回邦瀚斯,而今突然被辞,让人感到十分意外。

邦瀚斯前亚洲副主席及亚洲艺术总监任天晋

邦瀚斯预展现场

拍卖行内部重组

业内对上述重要拍行离职风潮议论纷纷:毕竟历经数百年风风雨雨,为何于当下让重要高管或专家弃职而去?并且这一风潮发生在蘇富比在2015年1月收购艺术顾问公司Art Agency, Partners (AAP)之后?众所周知,蘇富比以5000万美元,外加高达3500万美元的绩效激励奖金收购了这家由佳士得当代部门前主管艾米·卡帕拉祖(Amy Cappellazzo)、知名艺术顾问艾伦·施瓦兹曼(Allan Schwartzman)建立的公司,并且投资银行家亚当·钦(Adam Chinn)也于稍后加入。也许,这一举动引发了蘇富比内部非常多的资深业者的不满情绪。现当代艺术的多位专家——克洛尔、罗特等离职均于此有关。欧洲区主席温德姆则表示,自己早在蘇富比决定收购艺术顾问公司AAP之前就已经考虑离职了。与温德姆熟识的艺术商人们也称,去年夏天就感觉他可能准备要离开蘇富比。他们认为,温德姆与新入主蘇富比董事会的丹·勒布所组成的公司决策层共事有一些不适应,他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早在2014年末,丹·勒布与蘇富比董事会的股权之争曾异常激烈,但最终还是获得董事会席位并逼迫首席执行官比尔·鲁普雷希特让位。

而蘇富比内部的股权之争,亦是促使一批管理层人员离职的主要原因之一。2015年3月16日,蘇富比拍卖行董事会宣布,任命泰德·史密斯为蘇富比新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任命将于3月31日生效。与此同时,史密斯还将加入蘇富比拍卖行董事会。史密斯今年49岁,自2014年2月担任麦迪逊广场花园公司(简称MSG,纽约曼哈顿地区的大型室内运动场)总裁及首席执行官。面对艺术品市场近两年业绩平平的情况,新任CEO立刻想到的便是重组和裁员,以减少开支。蘇富比2015年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2015年第三季度蘇富比拍卖佣金收入为5600万美元,比2014年同比下降12%。2015年第四季度财务报告,销售总额为4.3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33%,该季度亏损达1120万美元。尽管蘇富比提前在1月公布第四季度财务报告,预计该季度亏损约1000万至1900万美元。但2月26日当天,蘇富比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股价为24.81美元,而去年同一天的股价则为42.95美元。史密斯表示:“我们预计2016年第一个季度将有显著的净亏损。”

相较蘇富比与邦瀚斯,佳士得算得上十分稳定了,除了去年CEO换人及美洲区主席马克-波特宣布离职跳往蘇富比之外,管理层并无其他异动。但是据国际拍卖行内部员工表示,虽然管理层变动不大,但是每遇市场不景气的时候,包括蘇富比、佳士得在内的国际拍行,惯用的减少成本的方式都是疯狂地裁人,尤其是底层员工,一矣市场转好再招回来。再加上国际拍行仗着自己名气大的效应,应聘者众,不愁招不到人。另外一个原因,这些国际拍行虽然名望显著,但给普通员工的薪水却并无竞争优势,所以导致普通员工的流动性一直非常高。

市场压力迫使人流动

“除了新上任的CEO及蘇富比内部的重组,这次爆发离职潮与现在的市场压力也不无关系。明显能看到,发生最大变化发生在现当代艺术领域。因为长期以来,无论在纽约还是伦敦,蘇富比的现当代领域,包括印象派成绩都略逊于佳士得,而如今这一领域却是拍卖额最大的板块。蘇富比是寄希望通过人事、结构上的调整来带动这一板块成绩获得提升。我们也能看到,他们从佳士得也挖了不少人。包括收购AAP应该也有希望拉动蘇富比当代艺术板块的意愿。”艺术评论家莱茵持这般说辞。众所周知,为争夺前总裁陶博曼的收藏,2015年11月,蘇富比开出了令人乍舌的5亿美元作为担保金,但拍卖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最终这项巨额的担保金让拍卖巨头损失了1200万美元。当时就有评论认为,蘇富比如果不拼死拿下自己前总裁的收藏,以后在现当代艺术领域则更难征货。蘇富比在这一板块一直下滑的业绩无疑也是促使公司调整、专家离职的主要原因。

同样发生在现当代艺术板块,但与蘇富比高管主动离职不同,邦瀚斯亚洲副主席兼亚洲艺术总监任天晋及其他七位邦瀚斯香港地区雇员遭到免职。据业内人士分析,这次香港当代艺术团队整体受到波及,被全盘辞退,甚至市场人员也未能幸免。这一人事变动跟中国艺术市场的近年来的低落不无关系。自任天晋去年上任邦瀚斯以来,组织了两场当代艺术的拍卖,但从成交结果来说均不理想。“翻开邦瀚斯当代艺术的图录,我至少有一半的名字不认识。我认为还是过于实验性了,虽然有想法,但是市场需要培育。据我估计,邦瀚斯的当代艺术一向是弱势,好不容易请回了前同事,也是巴塞尔的主管任先生,应该是希望他能够提振邦瀚斯当代艺术的业绩。毕竟对于贡献成交额来说,当代艺术是特别重要的一块。岂料这位副主席的做法,没有直接呼应市场,而是希望去实现自己的一些想法,又恰巧又遇上中国艺术市场的低落期。从成交额的角度看,效果自然不会理想,开支大且没有结果。估计这是导致这次辞退的主要原因。”当代艺术经销商C君表示。根据雅昌市场监测中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总交易额达到49亿美元,较2014年的66亿美元缩水了17%。彭博社也认为,邦瀚斯这次解雇任天晋等8人被辞与香港拍卖市场的变化格局有关。自中国内地的嘉德、保利等拍卖行进入香港市场后,便与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佳士得和蘇富比争夺市场,使竞争进一步白热化。

但艺术品经销商陈先生表示:“虽然拍卖行人员流通是常事,但是这么多年,像蘇富比这样大规模的重组和调整还是鲜见,或许蘇富比是寄希望于这样的调整能带来新的动力?但这样的调整本身却是很危险的!市场越处于不理想阶段,辞退、调整等种种压力更容易导致员工情绪低落,为业绩不理想埋下伏笔。从近期蘇富比的一些拍卖情况看,无论是西方现当代,还是亚洲艺术周,均不是很理想。蘇富比理应尽快缩短这一调整周期,使一切营运回归正常轨道。”

 

作者:王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