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市场到底是一场真金白银参与者才能懂得其中玄妙的事情:持续低迷的调整时期,让看客们高呼艺术品市场已走入绝境,但不时爆出的艺术品拍卖新纪录,又是一场打了鸡血似的讨论。

邦瀚斯解雇事件和5亿美元(约合32.6亿人民币)私恰在2016年的伊始就刷爆了雅昌艺术网新闻榜,加之全球拍卖的核心蘇富比拍卖行不断爆出的高管辞职事件,更是让欧洲乃至全球艺术品市场更加的不明朗。

在这种不明朗的局势中,由Artprice和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两家分别在东西方占有主导地位的机构再次联手,联合发布《2015年度全球艺术市场报告》试图对于上一年度东西方艺术品市场进行盘点和总结。

《报告》显示2015年度西方艺术市场的地位得到巩固

和最近各种热刷新闻一致,《报告》显示:2015年全球纯艺术类市场显示西方市场的地位得到加强巩固,中国市场缩水27%。西方艺术市场表现不俗,在2015年获得了与2014年持平的总成交额(112亿美元)。中国艺术市场正在积极进行重新整合,2015年总成交额为48.59亿美元。中西方艺术品市场发展呈现缓慢发展态势,全球纯艺术类市场的交易额为160亿美元,同比2014年下滑11%。

《2015年度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中显示:中国拍卖成交份额退居第二

2015年美国重新夺回艺术市场主导地位,中国退居第二位。美国凭借在纽约实现的多场天价专拍以38%的市场份额坐实头把交椅。而在太平洋的另一边,中国市场仍在做着积极稳定的调整,以30%的市场份额占据排行榜第二的位置。英国尽管下跌11%,仍位居第三。除了拍卖业的多国巨头,今年新兴市场中韩国、印度和菲律宾实现快速增长。

“超天价”造就西方艺术品市场

不仅仅是“超天价”艺术品,西方艺术品市场从年初开始就不缺乏新闻。

首先是芝加哥价值120亿美元Citadel对冲基金的创始人肯·格里芬(Ken Griffin)豪掷重金私洽购藏了两幅当代艺术画作,分别是德库宁的名画“Interchange”和杰克逊·波洛克的“Number 17A”,总价值超过5亿美元,这也将创造当代艺术作品交易价格的新纪录,这虽然不是公开竞拍的结果,但是依然是西方艺术品交易史中的重要一笔。

藏家肯·格里芬(Ken Griffin)

热刷雅昌艺术网新闻榜的另外一个事件就是蘇富比拍卖行高管“出走”事件,从1月份的蘇富比美洲区副主席兼当代艺术部全球高级专家安东尼·格兰特的退出开始,2月从蘇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联合主席梅拉妮·克洛尔的离职,到最近的蘇富比当代艺术部联席总监亚历克斯·罗特的辞职,以及在5月份拍卖结束之后离职的蘇富比美洲区副主席兼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全球联合主席大卫·诺曼,四位蘇富比核心骨干的离职,这些业务骨干在2015年度各自创造出天价拍品出来,“离职事件”势必会对2016年度西方拍卖市场带来影响。

这两件热刷艺术榜的事件集体指向西方高端艺术品市场,而这也是《报告》中所解读的西方市场的“护航”。

再来看看《报告》中所给出的2015年度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天价拍品。《报告》显示:2015年,仅有160件拍品突破千万美元级门槛,该数字仅占成交总量的0.04%。实际上,在高端市场中最吸引眼球的拍卖结果自然是2015年的那件刷新1.7亿美元成交纪录的作品。更为让中国媒体激动的是,这件作品的购藏者是来自中国的藏家刘益谦。

虽然令人眼花缭乱的高端拍卖着实吸引眼球, 却不能真实反应出市场的整体面貌。《报告》也指出这些专拍往往对潮流的风向标大肆宣传,导致了很多名字几乎每半年内就会重 复出现,并在同一类型的拍卖中,这些人不断刷新着个人最好成绩。

巴勃罗·毕加索 《阿尔及尔女人(O版)》 1.794亿美元成交 创世界纪录

但这依然不影响2015年度两场最重要的西方艺术专拍,同时也刷新了有史以来平均拍品成交价纪录:佳士得5月份举办的“展望未来”专拍,总成交额为7.05亿美元;11月份举办的“艺术家的缪斯”专拍总成交额为4.91亿美元。

而保证西方艺术市场成为持续热度的拍品就出现在这两场专拍中,其中毕加索《阿尔及尔的女人(O版)》以1.794亿元打破全球拍卖纪录。推翻了2013年11月由弗朗西斯·培根创作的一幅三联画所创下的1.424亿美元的世界纪录。在同一场拍卖会上,贾科梅蒂也刷新了雕塑拍品的世界纪录,其作品《指示者》以1.412亿美元的天价成交。以及上文中我们反复提到的莫迪里阿尼《侧卧的裸女》。

但是值得细细想来的是,这些高价纪录的创造均来自于佳士得拍卖行,这和蘇富比高管的持续出走有着直接的关系,而另一方面,蘇富比还正在不断的从对手佳士得那里挖墙脚,但是依然难免其亏损的状态,在其公布的2015年第四季度的财政报告中显示,已经亏损1100万美元,而未来如何在西方超高价的竞争中得以胜出,依旧是蘇富比的难题。

亚洲市场的“争夺战”——香港

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拍卖行则是进入到2016年春拍的最后冲击阶段,对于这样的局势,拍卖行则是无暇顾及,但却不能置之不理,尤其是国际拍卖行对于亚洲市场板块的调整,和其生存息息相关,但是频频释放的信号,则指向艺术品市场依然存有实力,亚洲市场和买家依然是全球重要的市场板块。

Magnus Renfrew被离职事件热刷雅昌艺术网新闻榜 

发生在亚洲市场范畴的热门事件占据了雅昌艺术网当日新闻点击量第一。3月1日,由于亚洲艺术市场受到的重创,邦瀚斯亚洲副主席兼亚洲艺术总监Magnus Renfrew及其他七位邦瀚斯香港雇员遭到免职,更加劲爆的是Magnus Renfrew在这一天得到被解雇的通知。

犹记得2007年邦瀚斯拍卖行进驻香港,到2014年Renfrew从香港巴塞尔离职加入邦瀚斯团队,意在巩固其在亚洲市场的地位,并且在香港建立邦瀚斯艺廊,随之在东京等地建立的办事处等,邦瀚斯对于亚洲市场的扩张野心皆可见,2015年全新的邦瀚斯拍卖团队亦集体亮相,这家以拍卖曾经以拍卖工艺品为名的拍卖行,慢慢成为香港地区现当代艺术拍卖的重要拍卖行之一。

莫迪里阿尼 《侧卧的裸女》1.7亿美元

但是这样的扩张野心并未体现在其拍卖成交结果中,以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数据来看,2014年秋拍香港邦瀚斯秋拍总成交为2512万美元(当时约合为1.952亿港币),2015年春拍为1628万美元(当时约合为1.265亿港币),2015年秋拍约为1595万美元(当时约合为1.24亿港币),连续三季度的成交下滑,也许是这位亚洲区副总裁被解雇的主要原因。

再来看《2015年度全球艺术市场报告》中对于亚洲市场板块的分析:2015年度,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的总成交额从66亿美元下滑到48亿美元。这种放缓的趋势中,能够引起西方拍卖行瞩目的香港成为西方拍卖行的重点,包括邦瀚斯在内的国际拍卖行,纷纷显示出其在香港地区的调整,其中法国艾德拍卖行首次在香港举办专拍等,加之香港嘉德和香港保利拍卖行的势头猛进,自此,香港进入结构调整和重组阶段。

《报告》显示香港成为中国区域中唯一一个同比增长的城市

而事实上,从中国大陆拍卖行业巨头嘉德和保利进驻香港以来,就已经开始了香港地区的市场份额争夺战。中国嘉德以其强大的传统书画实力,成为香港地区书画拍卖的重要竞争对手;而香港保利则是借助全新的香港国际化的拍卖团队,依托北京保利的客户资源,在当代艺术的争夺战中,成为香港蘇富比和香港佳士得的重要对手。

而从2015年香港地区的拍卖来看,另外一个信号更加明显,香港将会成为西方艺术引进地。在香港拍卖期间,首次把两件重要的莫迪利亚尼作品在香港地区巡展,为即将进行的纽约大拍进行预热,其中就包括后来亚洲藏家刘益谦以1.7亿美元竞得的《侧卧的裸女》。

Magnus Renfrew的被辞职事件只是香港地区争夺战的一个缩影,2016年春拍依旧不明朗。

中国艺术家憾别年度艺术家TOP10榜单

超高价艺术家价格持续影响到2015年度艺术家榜单,在佳士得所举办的两场超级专拍中,西方艺术家不断的打破新纪录,最终占据了TOP10的名单,而中国艺术品则暂别该榜单。

2015年全球艺术家拍卖成交TOP10

《报告》中显示,占据TOP10的艺术家分别是:毕加索、安迪沃霍尔、莫奈、莫迪里阿尼、贾科梅蒂、佛朗西斯培根、托姆布雷、罗斯科、芳塔纳、利希滕斯坦等。全球市场超过30亿美元的成交额归功于十位艺术家创下的优异成绩,艺术市场上超过18%的份额均出自这十强之手,成交价也一路水涨船高,最终十大拍卖纪录总额同比 2014年高出了5亿美元。

曾经在榜单之首的中国艺术家张大千与齐白石,在2015年度分列榜单的第12名和第13名,年度盈利分别下降了30%和41%。遥想2011年, 两位艺术大师在艺术品拍卖市场的表现令 人惊艳,年度总成交额均超过5亿美元。中国市场的调整正受到美国市场超凡表现的挑战。

 

潘天寿 《鹰石山花图》以4502万万元(约合2.79亿人民币)成交 创中国地区年度最贵作品

从中国地区2015年度拍卖成交来看,虽然中国艺术家没有进入年度艺术家TOP10,高端作品对于市场的支撑度明显加强,100万美元以上的高端拍品贡献了35%的市场份额,同比提高了10.55%,更加惊讶的是,这一区间的作品数量比2014年度减少了138件,2015年度最高价拍品是来自于中国嘉德的潘天寿《鹰石山花图》以4502万美元成交。和潘天寿的强势年所不同的是,本年度张大千和齐白石并无超高价作品出现。

现代艺术及战后艺术代表艺术家占据TOP10榜单

与之相对应的是,进入榜单的西方艺术家中,包括毕加索、莫迪里阿尼、贾科梅蒂、托姆布雷、芳塔纳和利希滕斯坦的拍品纪录都再创新高,并且不断的刷新榜单。这也和2015年度拍卖热点相一致,现代艺术与战后艺术成为重要的力量,进入榜单的十位艺术家均是在1840-1928年间出生的男性艺术家,与以往相比较,再难看到古典大师的身影。

运筹帷幄的实力亚洲买家或者中东买家都继续大力发展博物馆的产业链,他们的杰作都是博物馆的全球文化影响力和参观人次指数的保证。这就是这些标志性杰作创造爆炸式天价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这些艺术家中的三位(毕加索、莫迪里阿尼和贾科梅蒂)在2015年相继突破了1.4亿美元的大关。

中国单件艺术品与世界最贵单价艺术品的距离依然存在,但是作为全球艺术品市场中的重要力量,中国艺术家的实力,尤其是传统书画部分的支撑力愈加明显;而中国买家的实力则更加得以在国际收藏市场中体现。

作者:王林娇

Tags: